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抗击微软30年,不能退缩的金山反击战

来源:www.lywang168.com 点击:1344

里根总统向后靠在椅子上,翘起腿,自豪地对着远处的闪光灯微笑。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直接站起来面对里根,若有所思地低头看着地板。

这是美国在1987年对日本正式发起的第一次战后经济制裁。随着双方的贸易摩擦变得越来越激烈,日本首相不得不去美国签署一个联盟。

今年,刚刚被分配到地球物理勘探局工作的邱伯军毅然辞职,南下深圳加入金山公司。

WPS王者归来

2019年5月,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信息显示,金山办公科技创新局的首次公开募股申请已被接受。这意味着WPS最终将敲响资本市场的开门红。

目前金山WPS的注册用户已达2.8亿,占市场份额的42.75%,与微软办公室形成两强垄断。

金山WPS诞生的那天已经晚了将近30年,没有人关注它,现在它已经重新确立了国家软件的地位。

对于未来,WPS首席执行官葛珂告诉凤凰科技,它将沿着服务之路发展,这与微软的理念完全不同。这句话也回应了许多人对微软公司模仿甚至模仿微软办公室的误解。

在这个误解的背后是一个在国内软件开发历史上永远不会抹去的伤疤。

1988年,当微软在视窗系统推出后不久与苹果公司展开法律战时,在深圳财威屋酒店501室,邱百俊一手锁着自己开发WPS,醒来后日复一日,敲着密码,昏昏欲睡时躺下,吃着方便面。

第二年初秋的一天,邱伯钧走出501房间,用10万行代码构建的WPS 1.0悄悄地出现了。

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没有高调的新闻发布会,甚至没有具体的发布日期。口碑相传的WPS迅速风靡全国,赢得了90%的市场份额。

自己为国家通用软件设定基准,邱伯钧一夜之间成为程序员的偶像。

雷军加入金山,成为第六名员工。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WPS几乎已经成为计算机的同义词。在图书馆、打字俱乐部、大学教室和中关村嘈杂的市场,只要涉及到电脑,就可以买到WPS教程和指南等书籍。

"让中国的每台电脑运行金山的软件."

这是中国软件业最辉煌的一页,但翻过这一页是彻底的失败。

“微软统治下什么都不会增长”

20世纪90年代初,像小发猫和微软这样的跨国软件公司开始进入中国的主要城市。在前视窗时代开发的国内软件经历了行业的重大改组。

1994年,史玉柱从一家巨型手帕起家,开始转向保健产品。有了WPS,金山公司仍处于全盛时期,接管了微软的中文业务。

这时,微软率先伸出橄榄枝,希望金山WPS能够以文档格式与自己的Word进行交流。

邱伯钧,一个坚持技术和谐原则的理想主义程序员,欣然同意,不想要任何钱。然而,一直是赢家通吃的微软正在考虑如何通过捆绑销售挖走WPS用户。

金山没有意识到随之而来的危机。

这份票据交换协议也成为WPS从繁荣走向衰落的转折点。

在微软的纵容下,盗版系统在中国猖獗,个人电脑从DOS过渡到视窗平台,WPS用户在短时间内迅速流失。如果没有与微软交换文档格式,那么金山也许会有足够的时间来迎接微软的挑战。

但是历史不能重复。

在国际上,微软正在重复同样的伎俩,将工业工程浏览器与视窗系统捆绑在一起,使市场份额高达80%的网景浏览器下降。

雷军后来评论道:我们被微软录取了。

1995年,为了反击微软,金山发布了盘古组件(Pangu Component),该组件是用巨额投资开发的。然而,面对高度商业化的软件市场环境和拥有主动权的强大对手,6个月内仅售出2000套“盘古组件”。缺乏商业思维和营销经验的金山公司已经损失了所有的钱。

仅在一两年内

到1996年,金山公司几乎失去了它的工资。曾经一起为理想而奋斗的开发团队也只有10到20个人。此时,微软还提供了70万年薪来挖走邱先生,一旦成功,就可以彻底终结WPS作为对手的地位。

"许多朋友建议我,你不能辜负这条横幅。"

尽管邱伯钧拒绝了微软的邀请,但他只能在最低谷的时候在论坛上发帖来鼓舞军队和他自己的士气。

雷军想辞去工作开一会酒吧,他休了半年假,经常独自去迪斯科舞厅缓解抑郁……

雷军说:那一年我失去了理想。

草生长在盐碱地上。

在“盘古组件”失败后的两年里,金山WPS的消息似乎已经从公众舆论中消失。微软办公室已经取代了它,成为世界眼中办公软件的同义词。普遍认为金山已经完全放弃了市场前景渺茫的办公软件。

只有金山人知道邱伯钧此时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和汽车,开发了新一代WPS只是为了筹集资金。

但是金山最严重的问题是如何生存。

“当时我们在想我们是想做房地产还是保健品。我们必须先生存下来。”雷军的回忆:“为了赚钱和生存,金山公司先后推出了金霸、金山汽巴、剑客等流行产品。这些“小东西”的利润解决了生存问题,并回馈了昂贵而持久的WPS开发。

此时,对金山的外部印象发生了变化,甚至评论家认为金山已经偏离了“国家软件”的基准,放弃了对微软的抵制。

1997年10月,WPS97的诞生消除了所有的疑虑。

WPS的上一个版本已经过去四年了,所以WPS的回归也被媒体评为当年中国软件业最具代表性的事件。

一年后,WPS97被纳入国家计算机模拟考试。

一位用户这样评论道:

使用WPS97后,我们有理由相信国产软件的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由十几个人开发的WPS97没能动摇微软多年来大力投资的微软微软微软办公软件的统治地位。那时,这不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对于软件开发来说,资金渠道和团队管理是关键。如果我们不尽快走上大规模行动的道路,就有流产的危险,希望刚刚出现。

当时,刘传志感受到国内基础软件的弱点,向金山注入资金,将其重组为“正规军”。这次重组也被认为是中国信息技术产业硬实力和软实力的有力结合。

关于联想投资金山带来的变化,雷军评论道:

“我非常感谢联想1998年投资金山。联想正在金山相对宽松的软件文化中注入更严格的东西,这增强了我们成为世界级企业的梦想,让我们一步步前进。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极大地改善了管理。”

重组后,金山趁热不断发布新版本的WPS,以更高的性价比超越微软的同类产品。中国人民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但当外界再次高呼民族品牌时,邱伯钧非常冷静自信:

”金山曾与微软竞争过民族品牌。很容易让人误解金山只会赢得国民卡的同情。事实上,我们对自己的技术也非常有信心。这次金山将在技术创新和性价比方面与微软直接竞争。”

出人意料的是,金山在2001年推出自己的WPS办公套件时,为了保持其垄断地位,微软甚至在多年前撕毁了交换协议,抹去了微软办公与WPS的兼容性。这项禁令导致WPS在市场上消失了一段时间。

今天,这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尽管这里困难重重,用雷军的话说,金山的WPS开发就是在微软的盐碱地上种草。

“金山永不退缩”

2008年10月20日,许多人发现他们的电脑里出现了一个通知。微软告诉所有用户,如果他们使用盗版办公室,他们将“每小时黑屏一次”。

这就是当时引起公众强烈抗议的“微软黑屏事件”。

尽管微软把这一举动解释为咕咕

如果微软为盗版留下了“后门”,那么对个人隐私、经济信息甚至国家机密的安全保护难道不会在真正的程序中毫无用处吗?

事实上,就像封锁WPS一样,微软一直在与美国政府合作,利用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充当任意制裁其他国家的工具。

金山已经与微软的霸权斗争了20多年,它是清楚的,准备好了。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市场版权的逐步监管使重写代码、独立解决兼容性问题的WPS在政府和企业等大客户市场取得了许多成功。然而,这种部分自满的局面不是金山想要的。

"无论你是否想理解它,先做手机版."

2010年之前,已经预测未来趋势的雷军不断敦促优柔寡断的开发团队。因此,金山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又开始了一次内部创业。

2011年,金山率先发布安卓版WPS,并以每月一个版本的速度不断优化更新。

在未来几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WPS用户以“软件免费服务增值”的策略以爆炸性的方式每年增长15%以上,移动用户增长近300%。

与金山脱胎换骨的改革运动相比,微软在视窗系统上满足于“享受金山”,两年后才发布iOS版的办公软件,安卓版推迟到2015年6月。

微软只是在移动操作系统的竞争中彻底失败后才慢慢发布安卓办公。同年,WPS已经从全球200万款安卓应用中获得谷歌“2015年最佳应用奖”,并在苹果商店获得编辑推荐。

20年后,WPS凭借自身的技术实力,在多年的屈辱之后,终于完成了对移动终端的反向攻击。

如今,WPS在移动端拥有高达90%的市场份额,远远领先于包括微软在内的所有其他竞争对手,并且已经确立了国内办公软件的地位。此外,WPS还覆盖了所有主流操作系统,完全突破了微软或谷歌单一平台的限制。

"我们从盐碱地来到草原。"

2019年5月17日,在媒体交流会上,金山副总裁庄永轩宣布:

在办公软件的跑道上,金山WPS已经从“跟随者”变成了“领导者”。

”因为WPS,微软不敢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办公软件市场上掉以轻心。因为WPS,让世界知道在中国还有另一家公司可以和微软竞争。”国内软件业的人曾经这样说过。

如果说海斯是华为应对封锁的“信心”,那么已经通过多次生死考验的金山WPS也是中国应对封锁的“信心”。

这也是几十年来邱伯钧苦行僧最大的安慰和更高的意义。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